盆景制作 > 正文

大师专栏I 生存▪适者▪野色

  • 编辑:荷香园主
  • 浏览:
  • 最后更新:2020-01-12
  • 手机版

图1-1 生存

图1-2 1997年桂林盆景展上的《生存》

生性懒散的我几乎没有参加过盆景展览活动,1997年于桂林举办的香港杯盆景展,应该是仅有的两次中的首次。在这次展会上,有一件作品的形象,即使用20年的时光磨洗还不能消除,甚至越来越鲜明。如此忠于现实又能将之典型化的作品实属罕见,它就是韩学年先生的附壁榕《生存》(图1)。

在南方,这样的榕树模特并不稀罕,虽然不能说随处可见,但只要有心想见,一点都不困难。山间峰壁上,古城残墙里,只要愿意进去转转,不经意间它们就会忽然闯入我们的视线。在需要仰视的高度上,静静地守护着无数年前的承诺

从展会归来后,一度很用心寻找合适的素材,希望有机会向韩先生学习,也尝试做一个同样形式的作品。很可惜,也许是缘分问题,更大的可能是功力问题,竟然没能遇到可心的树材。岁月蹉跎,一晃20年没了,如此美好的愿望终成泡影.呵呵,我非英雄本无泪,只是每次与此作的图片相遇,便会有遗憾之心情来袭,沮丧加失落呀,呵呵。

其实,最初与此树遇,隐隐便有种感觉:阳春白雪和者寡。后来自己做过尝试无果后,此念愈甚。开始特别想去拜访韩先生,不为“素仁格”,也不为“学年松”,就只想多亲近《生存》和《适者》,想让观察更真、更深、更细(图2)。但却被懒散习性所误,一直没能成行。

图2 适者

榕性随遇而安,在南方无论平野沃土上还是高山石峰中,它总能让自己的根扎下去,条件好便长成“小鸟天堂”,条件较差也能让树冠巨大绿荫掩映。倘若置身贫瘠土地甚或乱石嶙峋中,也决不放弃,总是顽强地去面对去争取,哪怕附壁附岩,也将绝境当佳境,不但无畏无惧地活,还能活出种种气象,活出一道道风景,有时候站在惊人长度的榕树根瀑前,敬意油然而生,伴随着还有些许明悟。

榕树的生命力和包容性在自然界树木中无疑名列前茅,用榕树作载体创作的树桩盆景作品造型奇特、样式繁多,在美学层面上达到相当的高度,所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它在国内外大展中崭露头角,赢得赞许声一片。

中国花卉盆景》杂志去年第10期里有韩学年先生的一篇文章,图文拜读后让我的思绪又回到了20年前,记忆犹新,初恋不改。

《断壁残垣适者生一一附壁附岩榕试作》将先生最具人文价值的3件榕景介绍给人们(图3~4)。之所以说这3件榕景是先生最具人文价值的作品,是它们没有受文化史上某些“别有用心”的高大上说辞所惑(比如松柏天然的道德高位,子曰:岁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;还有“素仁格”中关于佛性的种种诠释和发挥)。这3件附壁附岩作品关注的是残酷的生存现实和接受挑战的勇气,还有“天人合一”策略的选择,以和合的生存态度化绝境为佳境,改变命运的不公。也许它们不那么高大上,但却有一种属于个人的很朴实很接地气的生命观在里面:天无绝人之路,唯有拼搏与合作可以成就理想。

图3-1 野色

图3-2 野色

原载:《中国花卉盆景》,授权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推荐阅读: 盆景制作步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