盆景制作 > 正文

“舍利”以荣为主,枯为次;“烂面”以枯为主,荣为次

  • 编辑:荷香园主
  • 浏览:
  • 最后更新:2020-01-12
  • 手机版

在岭南盆景中没有“舍利”的概念,只有利用“枯干”、“烂面”(大面积木质枯萎)的造枯构图来表达意境神韵的内涵。“舍利”的构图制作概念,是近时期吸收外来的造型手法。其实三者的含义,都是在“枯”与“荣”的反差哲理表达,不同的是在具体制作上的区别,构图层面结构上的不同,所表达的意境神韵更多样化,构图更丰富多彩。

一般的理解:“舍利”,是在小部份枝托上起点缀作用;“枯干”,是在局部构图中,形成枯与荣对比反差的哲理效果;而“烂面”,在整体构图上起指导作用,是构图的主体,渐而形成以枯为主的虚拟象形构图画面。现就岭南盆景艺术中的“舍利”、“枯干”、“烂面”的造枯构图运用试述如下。

一、舍利:佛教术语。是修炼道行的结晶,称舍利子,数量少,难得的精华。在盆景艺术造型中利用其特殊的道行结晶体(舍利子),象征性地以小量枯枝形式,点缀在盆景构图中,衬托出枯与荣的活跃氛围。它是荣为主,枯为次的整体结构,神韵出在于舍利的内涵,辽辽几条神枝,乃是舍利子的精髓(视为佛教高僧的德行见证物)。见例图1、2《高士图》

图照1 《高士图》 树种山松 作者:叶以健


图照2 是图照1的分析图解

浅析:《高士图》,神韵命名。“高士”,古代士大夫。高深渊博学问,独立孤寡的高尚情操,与低下、浅薄、庸俗形成反差。从下至上节节舍利枝托造枯,营造出士大夫博学的理论精髓,步步升华的理学体系,淡薄名利的崇高品格,构图特设摆件“高士”代表人物孔明,示为佐证(诱导)。此造型是典型的岭南高瘦树素仁风格。

二、枯干:树干枯萎,或部分枯萎之意。岭南盆景艺术运用枯干的意义与舍利枝不同,枯干内涵在于构图的“枯与荣”的平衡上,在反差、对比中诱导出意境神韵,起调节、定位作用。实际构图中,枯多荣少,或荣多枯少,所表述的意义有所不同,耐人寻味。

例如:朱本南先生一盆九里香盆景题为《刚柔相济》,枯与荣的表达使人大开眼界。它的“枯”明显突出“荣”的重要性,而它的“荣”成为“枯”的支撑者和保护神。如若没有茂盛的长势维护,它的“枯”早已不存在了,或许已成为废品。这是相互依存,相互为用,相互依托的关系所在,缺一不可,是“枯与荣”平衡的接合点,见图照3。


图照3《刚柔相济》树种:九里香 作者:朱本南 


图照4是图照3的分析图解

浅析:岭南盆景艺术造型,一向提倡“靓仔树”。传统观念的枯干、烂面造型盆景,不为人所爱。截干蓄枝的疤痕,必须卷口愈合,不能露出人为伤疤,才是合格的作品,并把它定为制作者功力(成熟)的衡量标准。至于枯干,认为因没有生气,死气沉沉;日薄西山,走向没落,没有前途的盆景。不但形态难以保养,而且意境不祥,故一向不受欢迎。所谓“靓仔树”就是以“荣”为主体,完全否定“枯”的对立面。

图照中的《刚柔相济》正好叛逆了岭南“靓仔树”盆景的造型,成为“枯与荣”的对立面。有对比有反差,才是枯与荣相对平衡点,互为衬托,互为照应。强劲有力的跌宕下垂飘枝,全靠旁边直立的枯干支撑,而支撑它的枯干,显得那么雄伟高大,在整体构图中,有非它莫属的感觉,吸引着人们的视线。

三、烂面:传统中的岭南盆景由于提倡“靓仔树”,所以没有烂面造型的型式,它同样不为人看好。原因与上述情况一样,不再赘述。但在“枯与荣”的关系中,它是独特地以“枯”为主,“荣”为次。大面积的枯萎是构图造型的主题,在岭南盆景艺术造型中是不可思义的背叛。恰恰相反,它给鉴赏者带来惊喜感,在逆反心理的推动下,渐渐成为丑态美,经制作者的精心构思培育下,逐步成为岭南盆景的“叧类”造型。随着传统观念的改变,更深层次的革新领导潮流向前发展。试举袁荣恩、袁启瑞先生相思作品《腾飞》、《铁骨雄姿》述之。


图照5《腾飞》树种:相思 收藏者:袁荣恩


图照6是图照5的局部放大分拆图解


图照7《铁骨雄姿》树种:相思 作者:袁启瑞

推荐阅读: 小假山盆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