盆景制作 > 正文

盆景修剪需要遵循的4大审美特性

  • 编辑:丁雪山
  • 浏览:
  • 最后更新:2020-01-12
  • 手机版

审美特性
  修剪是手段,如何修剪更合乎美的规律,值得探求,当然其间每个人的性格、气质、修养的不同,审美取向不可能统一,但盆景既作为一项艺术门类,自有与之相应且共同遵循的法则,必须掌握其结体构架中枝条的删与留所涵盖的比例、角度、外廓审美因素在整体修剪中的应用。

  1.留枝定托、删除赘枝。桩坯培植,枝芽丛生,删留不确定,难以下剪,或构思创意有失偏颇,导
致错剪,其虽可调整,但却延长蓄枝及其造型的时间,因为定托是结体构架的前提,应据桩材直、斜、曲、卧、悬、临水等个性特征,溶入作者构思意象,留枝定托,删除所有杂枝赘芽,集中养料,蓄养所留枝,以期尽早进入修剪,制作环节。

  2.比例协调、修剪考究。枝托蓄养疯长,何时修剪,剪到什么位置,应有个粗细长短的对比,其贯穿于盆树造型制作的始终,相关于盆树结体构架的各个部位。其间有枝与干的比例,枝托彼此间的比例,枝托内部主、次脉的梯级对比等等,都须在剪前明确,胸有成竹,意在剪前,这样才能做到剪起枝落,恰如其分。

  3.角度取向,精确细剪。枝芽的角度、枝桠歧出走向、相互间的参差错落,体现枝托在空间上下左右伸缩回旋,角度选择不当,尽管可通过蟠扎弥补,但毕竟不如自然状态,所以在选择芽点角度时,不能只顾其一,不究其二,也即对该枝走向、空间状态,以及与其它枝托等相互关系,不仅要明确,而且要“超前”构思,有所判断,避免机械、呆板、模式化。

  4、外廓制控,整合修剪。外廓显示盆树总体树态,即所谓通常所说的三角形或不等边三角形构图等。在此,个别枝梢的长短应服从于整体,把握点、线而融于整体面之中。整体观察,局部修剪,全面调整,此时盆树基本上趋于丰满成熟,属于造型制作的收拾阶段,其重心在于枝托的长短开合及外廊的整体关系。
  总之,剪是操作可视的,如何剪是思维潜在的,二者合一,才是完整的修剪,实际上如何剪除了把握植株特性外,很大程度上属艺术审美范畴,绝非“剪”字可蔽之,就上述而言,也仅是修剪应涉及的几个环节而已。

审美特性
  修剪是手段,如何修剪更合乎美的规律,值得探求,当然其间每个人的性格、气质、修养的不同,审美取向不可能统一,但盆景既作为一项艺术门类,自有与之相应且共同遵循的法则,必须掌握其结体构架中枝条的删与留所涵盖的比例、角度、外廓审美因素在整体修剪中的应用。

  1.留枝定托、删除赘枝。桩坯培植,枝芽丛生,删留不确定,难以下剪,或构思创意有失偏颇,导
致错剪,其虽可调整,但却延长蓄枝及其造型的时间,因为定托是结体构架的前提,应据桩材直、斜、曲、卧、悬、临水等个性特征,溶入作者构思意象,留枝定托,删除所有杂枝赘芽,集中养料,蓄养所留枝,以期尽早进入修剪,制作环节。

  2.比例协调、修剪考究。枝托蓄养疯长,何时修剪,剪到什么位置,应有个粗细长短的对比,其贯穿于盆树造型制作的始终,相关于盆树结体构架的各个部位。其间有枝与干的比例,枝托彼此间的比例,枝托内部主、次脉的梯级对比等等,都须在剪前明确,胸有成竹,意在剪前,这样才能做到剪起枝落,恰如其分。

  3.角度取向,精确细剪。枝芽的角度、枝桠歧出走向、相互间的参差错落,体现枝托在空间上下左右伸缩回旋,角度选择不当,尽管可通过蟠扎弥补,但毕竟不如自然状态,所以在选择芽点角度时,不能只顾其一,不究其二,也即对该枝走向、空间状态,以及与其它枝托等相互关系,不仅要明确,而且要“超前”构思,有所判断,避免机械、呆板、模式化。

  4、外廓制控,整合修剪。外廓显示盆树总体树态,即所谓通常所说的三角形或不等边三角形构图等。在此,个别枝梢的长短应服从于整体,把握点、线而融于整体面之中。整体观察,局部修剪,全面调整,此时盆树基本上趋于丰满成熟,属于造型制作的收拾阶段,其重心在于枝托的长短开合及外廊的整体关系。
  总之,剪是操作可视的,如何剪是思维潜在的,二者合一,才是完整的修剪,实际上如何剪除了把握植株特性外,很大程度上属艺术审美范畴,绝非“剪”字可蔽之,就上述而言,也仅是修剪应涉及的几个环节而已。

审美特性

  修剪是手段,如何修剪更合乎美的规律,值得探求,当然其间每个人的性格、气质、修养的不同,审美取向不可能统一,但盆景既作为一项艺术门类,自有与之相应且共同遵循的法则,必须掌握其结体构架中枝条的删与留所涵盖的比例、角度、外廓审美因素在整体修剪中的应用。

  1.留枝定托、删除赘枝。桩坯培植,枝芽丛生,删留不确定,难以下剪,或构思创意有失偏颇,导
致错剪,其虽可调整,但却延长蓄枝及其造型的时间,因为定托是结体构架的前提,应据桩材直、斜、曲、卧、悬、临水等个性特征,溶入作者构思意象,留枝定托,删除所有杂枝赘芽,集中养料,蓄养所留枝,以期尽早进入修剪,制作环节。

  2.比例协调、修剪考究。枝托蓄养疯长,何时修剪,剪到什么位置,应有个粗细长短的对比,其贯穿于盆树造型制作的始终,相关于盆树结体构架的各个部位。其间有枝与干的比例,枝托彼此间的比例,枝托内部主、次脉的梯级对比等等,都须在剪前明确,胸有成竹,意在剪前,这样才能做到剪起枝落,恰如其分。

  3.角度取向,精确细剪。枝芽的角度、枝桠歧出走向、相互间的参差错落,体现枝托在空间上下左右伸缩回旋,角度选择不当,尽管可通过蟠扎弥补,但毕竟不如自然状态,所以在选择芽点角度时,不能只顾其一,不究其二,也即对该枝走向、空间状态,以及与其它枝托等相互关系,不仅要明确,而且要“超前”构思,有所判断,避免机械、呆板、模式化。

  4、外廓制控,整合修剪。外廓显示盆树总体树态,即所谓通常所说的三角形或不等边三角形构图等。在此,个别枝梢的长短应服从于整体,把握点、线而融于整体面之中。整体观察,局部修剪,全面调整,此时盆树基本上趋于丰满成熟,属于造型制作的收拾阶段,其重心在于枝托的长短开合及外廊的整体关系。
  总之,剪是操作可视的,如何剪是思维潜在的,二者合一,才是完整的修剪,实际上如何剪除了把握植株特性外,很大程度上属艺术审美范畴,绝非“剪”字可蔽之,就上述而言,也仅是修剪应涉及的几个环节而已。